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群众路线网 > 典型报道 正文
献身碧湖情如海
——记新安江开发总公司渔政分站淡竹管理组组长王如海

  秀水无言,群鱼低吟。2014年4月19日凌晨,在千岛湖上操劳奋战10年,年仅44岁的他突发心肌梗塞,在日夜相伴的工作船上溘然离世,彻底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心爱的秀水,欢腾的群鱼。

  4月30日的殡仪馆,人们太异样。熟悉他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场面十分悲痛凝重。一位在外地工作的昔日同事怀着“怎么可能?”的心情,从几百公里外火速追赶,直到看到胸前覆盖着党旗,永远闭上双眼的“兄弟”,才一任泪雨流淌。

  “多么出色的组长!”,“多么好的‘海大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百姓的眼泪很金贵,而此时此刻,在花圈叠排,人群如龙的送别队伍里,许多七尺男儿却为一起战斗的“护鱼使者”的远行而泣不成声。

  他,对党充满忠诚,对事业充满热爱,一生用最朴实方式谱写了一位普通党员的浩然之歌。他就是淳安县新安江开发总公司新安江渔政分站淡竹管理组组长王如海。

  以湖为家,“夜猫子”连续三个春节水上漂

  千岛湖是淳安人民的“母亲湖”,“生态轴”,鲢鳙鱼是千岛湖的“清洁工”,“净化器”。为保护这些“清洁工”,王如海和他的伙伴们常年飞奔在湖面上,白天黑夜连轴转,平均每天只能休息四、五个小时。到今年为止,王如海自己已经连续三个春节没有回家,坚持战斗在水面上。于是,家里人都称他是常年在夜里工作的“夜猫子”。

  鲢鳙鱼是滤食性鱼类,以浮游生物为食,每长1斤,就能消化藻类40斤,对水质的净化有显著作用。为保护水质,千岛湖每年要投放60万公斤的鲢鳙鱼苗,数量在600万至800万尾,因为千岛湖的鲢鳙鱼不喂饲料,靠自然生长,所以又是名扬全国的有机美食。历来沿湖偷盗鲢鳙鱼的行为就屡禁不止。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交通的发达,千岛湖有机鱼美誉的提升,一些外地人也加入到偷捕队伍中来,整个偷捕、偷钓的人群急剧上升,面对570余公里的湖面,淳安的护鱼任务异常繁重。

  王如海所在的新安江渔政分站编制过去属县新安江开发总公司,该公司1962年成立不久就成立了建设兵团,相当一段时间都实行军事化管理。有纪律严明,作风优良的光荣传统。目前业务上受县渔政局指导,分站共有150余人,分18个组,主要任务是协助渔政局的执法人员,对库区的偷盗渔业行为进行巡逻侦察,蹲守取证,是千岛湖护鱼队伍的“排头兵”。王如海担任组长的淡竹管理组,管理水域面积较大,同时又地处淳安的东大门,淳安对外通行的主干道,是鱼类偷盗行为最为猖獗的片区。5年前,王如海来到淡竹管理组后就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一天。

  “叮铃铃,叮铃铃……,”今年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深夜,随着一声声急促的手机声,王如海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带着随时放在床头的工作包就出门了,被吵醒的儿子王欢看了看钟表,时间刚好指向凌晨三点。

  王欢说:“自己从懂事起,就知道老爸是个大忙人。像这种半夜出发的事已见惯不怪,有时在家休息,爸爸经常饭菜烧到一半,接到任务就去上班,有一次我吃了老爸没烧熟的菜拉了一天肚子。”

  “白天巡逻抓偷钓,夜里蹲守不睡觉;节日加班更繁忙,男人合抱睡甲板。”这就是渔政人员工作生活的真实写照。每个组虽然都有小趸船,但许多时候,晚上需要出去蹲守或出击,一条敞篷摩托艇上要去四个人,一米多宽的甲舱有时四个人就抱在一起打个盹,连翻身都不能。夏天烈日高照,甲板温度可达五六十度,冬天遇到风雪之夜,寒风刺骨时,在湖面上巡逻的执勤人员往往是眉毛、胡须上都是冰。然而,不管条件多差,困难多大,王如海每次都是冲在前,干在前。

  富文乡富文村党支部副书记朱树坪,是乡里的渔政协管员。50多岁的他一提起王如海就哽咽起来:“太可惜了,这样一位能吃苦又善良的同志实在是不该走啊!”,他说:“我与王如海虽然只接触了一年多时间,但平时不管深夜几点打电话,他都是及时赶到,从不延误。一年下来,单是在富文“水头”蹲守到天亮的日子就有好几天,换成我们谁都吃不消。”

  2012年的一个冬夜,王如海了解到富文水域有不法分子盗捕鲢鳙鱼。但该水域地形复杂,加上狡猾的不法分子时不时与渔政人员打起“游击战”。王如海带领同事在黑夜中翻山越岭,在必经之地设伏守候。冬天的夜晚,山林间雪花夹着呼呼吼叫的山风向王如海吹去,在冰封玉砌的银色世界里,他们不能说话,不能抽烟,不能打灯。然而一连两个夜晚的蹲守都没见到不法分子的踪影。此时冻得吃不消的同事已开始打退堂鼓。王如海一边和大家紧紧抱在一起,一边鼓励大家再坚持一下,终于在第三天深夜将盗捕鲢鳙鱼的刘某当场抓获,交渔政执法人员处罚5000元。对此,同组的同志都说:“和王组长一起干活,没一付铁打骨头是受不了的。”

  新安江渔政分站副站长宋洪波说:“王如海工作起来激情奔涌,像是有使不完的劲,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

  是啊!几年来,为了把有限的节假日留给同事回家团聚,他总是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带头值班巡逻。最长的一次他连续四个月没有休息一天。人们过年都是在鞭炮声和欢笑声中度过的,而王如海已连续三年是独自一人在湖面上听着秀水哗哗的“呼吸声”,鱼群的扑通声中度过的。

  2013年国庆节,在浙江传媒学院读书的儿子回家了。半年没见到儿子的王如海本想回家,拥抱一下儿子越来越结实的块头,听听儿子讲讲精彩的大学生活,还可尝尝妻子做的可口饭菜。可是头天晚上又接到国庆节开展垂钓联合整治的通知,他再次放弃与儿子团聚的机会……,一次、二次、三次,一个个节日来临,一个个节日舍弃。“水上夜猫”用一种静水流深的职业情操重复着这种美丽的故事,塑造着一位普通党员的伟岸之躯。

  每年的4月15日至7月15日,是千岛湖的禁渔期,也是渔政人员最为繁忙的季节。王如海自从参加4月15日全县渔业工作会议后,就一边起草新一轮的护鱼方案,一边考虑四月份是鲢鳙鱼产卵高峰期,水头偷鱼行为也最为猖獗。于是,他每天都要带头巡逻,由于接连几天几夜的连续作战,他每天眼睛都是血红的,组员们都劝他好好休息,但他却像往常一样把同志的关心当作耳旁风。

  “4月18日傍晚6时20分,由于临时有任务布置,我给王如海打去了他人生中最后一个接听电话,接听电话时他精神都很饱满,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竟是一个诀别电话……”。县渔政管理局副局长,新安江渔政分站站长邵告才一边说一边泪珠就滚落下来。

  原来当天晚上9时左右,天空雨势较大,也正是鱼产卵的关键时候。王如海冒雨带领组员到富文水头水域进行巡逻。回来后,大家都上趸船进房睡觉了。而他则进入值班室整理一天的案件材料。第二天,大家发现平时早起的王如海没能像往常一样带领大家忙这忙那,大家赶紧打开值班室的门,只见他倒在床上,手上还捧着办案用的笔记本电脑,桌上放着已经整理好的案件材料。尽管大家千呼万唤,但他再也没醒来,全船组员面对乌云低垂的湖面开始嚎啕大哭,老党员张斌成说“如海完全因为是因为连续工作身体极度透支,诱发心肌梗塞而过早离世的。”

  王如海就这样把自己当作一个“守护神”,带着对“母亲湖”的无限挚爱,永远永远地躺在秀水之中,用他44岁的短暂长度拓展开了生命的精彩宽度。

  以鱼为友,“湖大侠”多次遭到暗算险丧命

  王如海工作起来任何时候都精神饱满,激情澎湃,铆足干劲,处理任何案例都精准细严、公平公正,豪气十足。凡经他处理的偷渔人员都背地里称他是“湖大侠”,意思是在湖面上飞来飞去的护渔高手。

  俗话说,授人玫瑰,手留余香,做好事人家会记牢。然而,对渔政管理人员来说从人家手中夺鱼,这难免会让人记恨。王如海就是一位被不法分子恨死的人。这么多年来,王如海被偷钓者咬过、被偷捕者打过、被拒捕者用石头砸过。殡葬师在给王如海换衣化妆时,看他的头部和身上到处都有伤痕,一种莫名的心痛就涌上心头。当他听说是巡逻取证时被人打的,不禁惊呼:“这可是一位英雄啊!”

  2008年,当时还在威坪管理组工作的王如海一大早就接到妻子从家里打来的电话,称家里刚刚买来的摩托车的油箱和发动机被人砸了,轮胎气被人放了,听了妻子的电话,心知肚明的王如海只是在电话宽慰了妻子几句,就去巡逻去了。

  王如海的妻子程卫仙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是左邻右舍公认的贤妻良母。可是,自从丈夫当上渔政人员后,她就无时无刻不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一怕丈夫遭报复被打,二怕家里东西被人砸。尤其是近两年,儿子考上大学在杭读书,丈夫住在船上值班,又很少回家,自己一个人在家时不时都做噩梦。

  面对自己常被打,家人遭恐吓的情境,王如海却从不退缩,从不畏惧。

  2012年8月的一天,原本晴朗明丽的湖面上空突然乌云密布,把美景浸到黑夜里。为追赶毛竹源老锯板厂下水域的钓刹鲢鳙鱼的不法分子,王如海迎着狂风,火速赶到现场,可是不法分子陈某不仅不配合检查,反而殴打检查人员,致使两名渔政人员的头部、手臂等多个部位被陈某打伤。这还不算,失去理智而丧心病狂的陈某还将王如海推到千岛湖中,穷凶极恶地将王如海死命地往水里摁,幸亏后援的渔政人员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面对这种命悬一线的事,他也总是处之泰然,一笑了之。回到工作船上,他还同组员幽默地说:“今天要感谢你们,不然今天我真的要沉到湖底和鱼儿做伴去了。”

  自从家里的摩托车被人砸了后,为了使妻子不再担惊受怕,这么多年来,王如海自己不管被人打了还是被人砸了,都是独自一人默默承受,从来不向妻子和家人吐露半句。

  2013年6月的一天,王如海和渔政执法人员在九龙源水域巡逻,发现在该水域沿岸有9个人在钓刹鲢鳙鱼,于是迅速上前制止、上岸取证,然后,对方看执法人员少,自己人多,态度一下变得蛮横起来。其中当事人洪某,趁王如海在协助渔政执法人员收缴钓竿不注意时,拿起身边的石头恶狠狠地向王如海砸了过去。由于躲闪不及,石头重重地砸在王如海的手臂上和身上。王如海顾不上鲜血直流和阵阵剧痛,坚持咬着牙协助渔政执法人员将洪某制服并移交派出所处理。事情处理完以后,王如海才赶到医院拍片治疗,结果发现不仅身上多次受伤,手臂也已经骨折。

  接下来手臂绑着绷带的王如海不但没有请假,坚持带伤工作,还再三交代身边的同志不要透露风声,千万不要让妻子和家人知道。直到事情过去两个星期后,妻子程卫仙无意间听说丈夫被人打成骨折了,心头一震的她才忍不住火速赶到王如海工作的趸船上。当她看到一面憔悴,一只手绑着绷带的丈夫还在忙这忙那时,上去抱着王如海就是一阵嚎啕大哭,边哭边责怪丈夫说:“为了工作,命还是要要的啊!”那情景,让在旁边的人员看后都热泪打转。

  为了工作挨打,为了事业受气,有点“傻”的王如海,每次被人打了以后,他都不是先记恨对方,而是经常反思自己的行为是否违规违法,取证是否出言不逊,情绪过激。

  为了钻研业务,提升素质,他买来了大量书籍,开始边工作边学习。渔政管理组在水上的办公场所十分简陋,夏日的湖面闷热得要命,白天被烈日烤得发烫的甲板,到了晚上都要达到40度以上,冬日的湖面寒风刺骨,冻得连胃都抽筋。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每天吃过晚饭后别人都在休闲聊天,而王如海总是一个人躲进值班室伏案苦读。什么渔业法律法规、渔政管理基础知识、渔业行政执法业务知识等,他都反复阅读,熟记在心。近年来,随着无纸化办公的推进,上面都要求每个渔政人员要在电脑上独立制作案件材料。这对只有初中文化的王如海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为此,他自己买来电脑进行反复学习,并虚心向年轻同志学习,拜文化程度高、熟悉电脑操作的同志为师。

  由于王如海特别好学,善于思考,并做到学以致用,学用结合,提高也特别快,时间不长就从一名不懂计算机操作的“电子盲”成为电脑制作案例的一名能手。从2009年起,由他制作的案件材料屡次被评为优秀案卷。县渔政局东南湖区管理站副站长王小锋说:“王如海学习上特别能吃苦,工作上特别能战斗,许多法律知识的熟练掌握就连我们这些大学毕业多年的专业执法人员也自叹不如。所以,他这个到淡竹管理组时间最短的同志,反而被大家推选了组长的位置。”

  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王如海以实际行动在平凡岗位上书写了一首美玉般的诗篇。

  以水为镜,“海大哥”一尘不染美名扬

  水是完美品德的象征。它常流不息,滋养万物;勇往直前,无所畏惧;能屈能伸,刚柔并济;遇隙不避,明察秋毫。王如海人生中的最后10年一直战斗在水上、生活在水上,其性格志趣,职业精神已完全融入水中。生前,他常对身边的同志说:“我们每天都工作在水上,就要以水为镜,正德修身,不断修为民之心,悟人生之道。”

  1971年4月,王如海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生活的艰辛使他早早的挑起了家庭的重担。1988年,18岁的王如海成为淳安县蛟池化工厂的一名工人,10余年的工作,他从一名普通的农村青年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员工,深受领导和同事的好评。2001年8月,因保护千岛湖的需要,蛟池化工厂被县里整治关闭。王如海在外做了2年临时工。2004年,王如海如愿应聘到新安江渔政分站宅上拦网组工作,从此,他对自己的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格外珍惜。他说:“千岛湖是淳安人民的宝贝,鱼儿则是千岛湖的精灵,我一定要竭我所忠,尽己所能做好工作,保护好一湖秀水的生态‘清道夫’”。

  县渔政局渔政总站副站长兼东南渔政分站站长王应平一提起王如海来眼圈就发红,深感痛惜,他说:“王如海是难得一遇的护渔标兵,他技术一流,人品优秀,整个人通体透亮,威望很高,同行队伍百余号人,不管年轻的同志还是年长的同志都亲切地称他为‘海大哥’”。

  对待工作有滴水穿石的韧劲。作为一名党员一个组的组长,不管是风还是雨,是阴还是晴,他总是风雨无阻,处处干在前,这些年来,他几乎没有完整过过一个星期天,每天工作都10小时以上。

  对待同事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在同志们的眼里,王如海总是自己多做事,做好事,并善于听取不同意见,做到能容人之长,也能容人之短,容人之能,也容人之误。处理事情知情明理,严爱相济。长期以往,王如海一言一行就如大家心中的一把“标尺”,用一种超凡力量的人格和精神驱力,把大家紧紧黏合在一起。

  何清华是组里最年轻的组员,今年只有20岁。在家中娇生惯养的何清华和现在许多年轻人一样都羡慕繁华的城市生活。刚到组里时,小何很不习惯这种白天和鱼儿“对话”,夜里和星星“说话”的生活。其单调、枯燥、乏味的工作环境让他产生打退堂鼓的思想。王如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多次与何清华谈心、交谈,引导他观鸟飞,看鱼跃,在工作中发现与城里不一样的乐趣。他还发动其他组员多与小何交流,在工作生活上给与更多的帮助,使小何感受到了一种家庭式的温暖。最终使小何安顿下来,并主动投入到工作中去。从此以后他一直把王如海当做自己的师傅和引路人。这次师傅突然离他而去,他难过好一阵子都没缓过神来,头脑总是浮现师傅同他说话的影子。

  对待个人得失心如止水。渔政人员有协助执法人员处罚偷捕鲢鳙鱼的权利,如果思想稍有不慎,各方面的诱惑就会向你袭来,但王如海在各种诱惑面前如有金刚之身,糖塞不进,水泼不进。

  2010年王如海当上组长以后,附近村的一些请他吃饭的人开始多起来,但是没有一个能请得动王如海。其中一位徐姓小伙子为了一探虚实,在一星期内一连三次亲自上门请王如海吃饭,都被王如海婉言拒绝,事后那位小伙子逢人就说:“那个王组长硬的很,我们以后都不能随意去偷鱼了”。

  2012年5月的一天,有个外地游客找到王如海,要求准许他入湖垂钓,并偷偷塞给王如海两条中华香烟,对此,王如海不但把香烟退了回去,而且还对他宣传了淳安县垂钓管理方面的政策,使那位游客心服口服地打道回府。事后人家知道后,开玩笑地同他说:“两条中华香烟都抵得上你大半个月的工资了,收下来让游客钓个鱼也无人知道,何必太较真。”对此,王如海却激动起来:“假如我们渔政人员都这样的话,那千岛湖的垂钓就真的要陷入一个无序状态,我们也就要成为千岛湖的罪人了!”

  2014年5月16日,记者走进了王如海租居在千岛湖镇绿园新村的宿舍。一个20余平方的房间内,铺着二张床,一张大人睡的木板床,一张儿子睡的钢丝床。其他还有一张桌子,一台破旧的冰箱,几个人一起进去连身子都转不过来。王如海的妻子程卫仙说:“王如海每月只有2000多元工资,为了节约开支,儿子一直放在威坪镇读书。自己一边在镇上打临工,一边照顾儿子。王如海一直在外租房住,开始一个人哪里房租低就租哪里,直到今年才租了一个20多平方米的房间。”

  她还说:“王如海其实是个大孝子,对老人非常敬重,这些年王如海的工作虽然忙得不可开交,但他总是见缝插针,利用空隙骑着摩托车跑百余里的路程,从千岛湖镇赶往老家去看望双方父母。”

  2010年,王如海的母亲患病需要动手术,他二话没说就火速赶往老家把母亲送进医院,正当母亲要上手术台开刀时,单位领导打电话说金竹牌网箱整治有重要任务,要求马上回岗位待命。在这进退两难的关键时刻,他毫不犹豫选择回到了岗位,把伺候母亲的事全部交给了妻子。对于这件事王如海总有一种歉疚之感,总是对母亲说,儿子没有尽到自己的孝心。

  他心如止水,享乐不贪,他清洁如水,安逸不图。王如海家里条件较差,甚至是整个管理组中最差的一个,然而每次遇到同志有困难,社会有需要,他总是以仁爱之心兼善他人,带头捐款,毫不吝惜。

  周边一些经县里登记的合法渔民,听说“海大哥”走了,都扼腕痛惜、无限怀念。一位姓张的渔民说:“海大哥是个性格开朗的大好人,别看他对不法分子毫不手软,而对我们渔民来说那就像亲人一般,平时我们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只要给他一个电话,他就准时赶到。可是当我们给他两瓶酒什么的,他却从来不收。”

  二姐夫王金正知道小舅子工作起来有点六亲不认,一次家人一起吃饭时,他还是壮着胆恳求如海让他下湖钓个鱼,王如海听到一下不高兴起来:“你要是下湖钓鱼,我就叫执法人员去先罚你一万元,然后永远不要做我的姐夫。”为此,一些亲戚朋友都说王如海有点过分,而他总是说:“大权小权都是权,我是党员,我只有堂堂正正才能立己立人”。

  有位诗人这样写鱼和水的对白:“鱼说:你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中。”“水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中”如今,王如海的灵魂已完全融入鱼儿和秀水之中!我们仿佛看到他还在舞动着渗透到淳安人民骨子里的精神臂膀,昭示我们为保护这一湖秀水贡献力量,再续华章!

[ 复制本文标题地址 ] [ 发表评论 ]  
相关稿件
  主要内容:为民务实清廉  切入点: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  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 总要求: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
  要坚持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各项任务要求,把作风建设放在突出位置,以作风建设的新成效凝聚起推动事业发展的强大力量。要落实为民务实清廉的要求;要着力解决突出问题;要牢牢把握基本原则。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用一年左右时间,在全党自上而下分批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央政治局带头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环节1:学习教育、听取意见; 环节2:查摆问题,开展批评; 环节3:整改落实、建章立制。

Copyright © 1999-2015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